近日热播的电视剧《理想之城》,豆瓣开分7.7,算是起评分较低的国产都市职场剧中,难得一见的高分。该剧主要讲述如女主苏筱(孙俪 饰)这样的理想主义者,如何在现实错综复杂的“泥潭”中,面对挑战和困境。不算少见的主题,但“造价师”和建筑行业的这一切入点,还是颇有新意的。

然而,据《理想之城》编剧周唯介绍,该项目最初在确定主创团队时,颇费周折,有的团队认为“戏剧冲突”不够,要编剧把女主的身世与她的职场选择挂上钩,让她“深入敌营替父报仇”;有的主创让编剧删减该剧中一些生活化的细节,比如剧中女主遭遇领导和男友双重背叛后,父亲前来探望,送来家里做的饭菜的一场戏,被评价“没什么意思”。几经坎坷,剧本到了导演刘进手里。

刘进曾执导电视剧《白鹿原》《悬崖》《一仆二主》等作品,多次斩获国内电视剧权威奖项,也是今年上海白玉兰电视节电视剧评委会主席。对于项目和剧本的判断,极具独到眼光。

在遇到《理想之城》这个项目时,刘进这几年已有几部都市题材作品在前。他自述,刚拿到剧本时,“一开始也不是太在意,就说发三集回去看看,结果看了三集就看进去了,就让把后面剧本再发给我,我再看看,结果一口气就看完了。”而那场本来“惨遭删除”的送饭戏,被刘进认为“特别好”,给拿了回来。这场女主本来极力在父亲面前掩饰失意,却一回头见到一桌热气腾腾饭菜,瞬间破防落泪的情节,让许多观众深有共鸣。

《理想之城》的编剧,也是原著小说的作者,她的一位好友,在建筑行业工作了十几年,其行业经历引起了她的好奇和创作欲,“所以她对这个行业是做了调查,比较了解的。大部分编剧无法深入地写一个行业,那就只能在剧本里谈谈恋爱,而这个故事不是,这是这个戏的可贵之处。”刘进说道。

一句话就击中人心

刘进认为,这个故事里,讲了很多真实的职场生态。“反正我没碰见过那么真实的职场戏,职场就像一个社会,从最基层员工到集团公司董事长,他们的顾虑,他们的所思所想,其实就是大家的一句老话:屁股决定脑袋。通常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,很难站到更高的角度,或者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,而这个戏做到把每个人的角度都写到了。我觉得真正能看懂这个戏的观众,会看明白很多。”

剧中有这么一个情节,赢海集团的董事长赵显坤(于和伟 饰),要调分公司的干将苏筱来总公司,苏筱不愿意,找赵显坤拒绝调动,此刻赵显坤正在跟助理说工作安排,苏筱便在一旁等候,赵显坤冷不丁地问了她一句:你觉得明年我们跟某钢材集团的协定钢材价格应该是多少?

这个定价权,是只有总公司才能有的,分公司没有资格置喙。就这一句话,让苏筱看清了:在总公司这个更大的平台上,她能做成多少在分公司做不到的事。

“苏筱很聪明,一点就透,这一下就击中了她,把她那种作为人的价值感一下激发了,所以她就同意了。”刘进道,“然后我当时看到那一句,一下子鸡皮疙瘩就起来了,赵远坤太懂人心了,真的就是一击即中。”这种对人心,对人际关系的深度刻画,让刘进认可了《理想之城》。

《理想之城》是用了建筑行业作为故事核心的一个出口,但它要讲的东西,并非局限于行业本身。在刘进看来,职场剧应该“植根于这个行业”:“有这个行业的属性,剧情围绕这个行业写,拿掉了这个行业,故事就不成立”,“但是故事终极表达的东西,还是需要大部分人能共情。如果大家不共情的话,那就成了职场专题片了,不是电视剧了。”

2.5个理想主义者

跟刘进聊到几年前的电视剧《白鹿原》时,他个人觉得,《理想之城》群像式叙事方式,某种程度有点像现代版的《白鹿原》,也是时代背景下真实的众生相。他认为,主人公苏筱坚持的理想,也很符合当下中国的社会环境和时代历程:“社会进步到一定程度,你就要用规则了,你不能再用关系了。”

“大家都知道中国其实是人情社会,吃饭喝酒迎来送往,大家维持人情关系好办事。但当社会文明经济发展到了一定地步,你就是要靠规则办事了。我觉得这个戏在这个时间点上,是一个‘刚刚好’的一个时机。”

“这个戏的终极表达,就是‘明规则打败潜规则’。”在拎出这个主题后,刘进建议编剧将故事时间从2008年挪到当下,虚化其中前些年房地产大发展的背景,把戏剧矛盾集中在集团改革这件事情上。“其实本身戏的表达跟房地产没有太大关系,这个戏是讲人际关系的。只要是中国人都明白,甭管啥时候都是那一套。”

“比如说很多人都有一个习惯,就办一件相对难一点的事,首先想,有没有关系?但你要是有关系,那对于那些没关系的人,你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就不平等了?”

“规则的制定,其实是让大家都公平,社会是有规则的,如果大家都遵守这个规则,那就能让不公平消失。像我是一个特别不爱拉关系的人,我平常宁肯自己在家待着,谁要找我谈事,咱就咖啡馆坐着喝杯咖啡,聊会天就完了。我特别反感酒局,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酒局,那不都是为了拉关系吗?”刘进说道。

剧中,造价师这个职业本身,不像职场剧中常见的律师、老师、医生等职业与普通人生活息息相关,还自带戏剧属性。但不管什么行业,除开专业内容不谈,所有人在职场,面临的事儿,面对的人际关系,是一模一样的。

“苏筱说造价表的干净就是工程的干净,这是她一方的理论,单纯的那一方,其实我相信,大家心里头都有那么一个干净的地方,我们从小受的教育,都是希望我们有一颗干净和正直的心。但可能你进了社会以后,你发现并不都是这样的,然后很多人就被带跑偏了。那能坚持初心,坚持纯粹的人,是非常少见且令人敬佩的,他们很容易在职场里被人挤掉。

在刘进看来,《理想之城》里有两个半理想主义者。苏筱是一个,赵显坤是一个,男主夏明是“半个”,“他的底色是理想主义的,心底里那份纯粹是在的,但为了生存,又不得不服从一些潜在的规则。所以他该‘坑人’就‘坑人’,把这个潜规则玩得特别溜。”

这种“半个”状态比较接近很多普通人的心态,即渴望公平和纯粹,又在大环境中为了生存发展,不得不违背本心随波逐流。

剧中,夏明一开始的目标是公司独立,他觉得独立了就有话语权,他就可以去制定一套公平的规则。然而苏筱跟他讲了一个寓言,说那屠龙的勇士杀死恶龙后,盘踞在宝藏之上,也变成了恶龙。如果不是每个人都尊重明规则,那么即使他从潜规则下的受压迫者,变成明规则的制定者,也会在自身利益和周边裹挟之下,去制定对他有利的规则,“那是没有任何改变的。”

苏筱被排挤后,夏明的舅舅想把她弄到自己公司,夏明说不行,她太干净,她得滚一身泥才能来,“结果人家滚一身泥,依然挺厉害的,依然坚持自己的底线和理想,他佩服苏筱这一点,这是真的了不起。最后他被感召,也成为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。”